[東萊博議讀書筆記]慎始很重要,但一開始就做錯了麼辦?

來看看呂祖謙先生怎麼把老掉牙的話題「好的開始」寫出新意,怎麼在辯論中站穩立場、攻防有據。


學生寫作文,如果寫「好的開始是成功的一半」,這算小學生程度,不容易加分,至少要寫出「慎始而敬終」這樣的句子。

東萊博議這一篇「晉獻公使荀息傳奚齊」討論的主題很簡單,就是「慎始」。

呂祖謙先生文章一開頭就破題「正始者,萬事之本也」。有好的開始,未必會有好的結果;但是,沒有好的開始,卻要有好的結果,是不合理的期待。接著東萊先生用一連串的舉例來說明:
沒聽過種野草而得到稻穀的,
沒聽過造醋而得到酒的,
沒聽過捕魚而捕獲飛鳥的,
沒聽過學墨家而成為儒家的,
沒聽過圖謀霸業而成為王道的。


文章接著評論了晉獻公將驪姬所生之子奚齊託付給大臣荀息的故事。故事跟我們曾經介紹過精力旺盛的晉獻公有關:

晉獻公在君權穩固後,娶父親之妾、四處征戰順便納妾、收男寵,他最寵愛的驪姬為了讓自己兒子奚齊當太子,用計迫害晉獻公長子申生逃亡自殺,另外兩位兒子夷吾及重耳逃亡。晉獻公立奚齊為太子時,並任命荀息為太傅,輔佐年幼的奚齊。

晉獻公病危時,立荀息為相,將奚齊託付給荀息,對荀息說「這真是委屈你了啊,你打算怎麼做?」,荀息說「我盡全力做到忠貞二字,如果成功了,是您國君在天之靈保佑,如果失敗了,我就以死效命。」。

晉獻公死後,荀息立奚齊為國君,當時朝中大臣以里克和丕鄭兩位大夫為首,多數人反對擁立奚齊。
里克跟荀息說,原來三公子的門人黨徒怨恨很深,打算起事,你打算怎麼辦?
荀息說我只能一死啊,里克說你死了也沒有用吧。
里克藉著獻公治喪之時,刺殺奚齊。荀息本想自殺,但聽勸改立奚齊之異母弟卓子為國君。
里克、丕鄭又聯合發兵攻入宮廷,殺死卓子和驪姬,荀息為此而自殺。


左傳對荀息的評語還不錯,寫著君子曰:「詩『所謂白圭之玷,尚可磨也;斯言之玷,不可為也。』荀息有焉」,意思是說荀息說到做到,講誠信!

不過,呂祖謙先生對於荀息的評價就沒那麼好了,呂先生說「荀息受獻公不正之託,國危身死,死無所名,失之始也。」。晉獻公一開始把奚齊託付給你荀息就不對了,應該說,晉獻公把太子逼死,又把另外二個兒子逼走,寵信驪姬,問題就很大了,「荀息以孤身而當眾怒之衝,其禍大不可救。」。

東萊先生認為荀息一開始錯誤的決定,造成國家危亡,自己的死亡也沒有意義,可見「失於始而蹈禍釁」!


東萊先生的文章從來不會只有一個面向,他講了「沒救的錯誤開始」後,還要談談「有救的錯誤開始」。

如果只講「慎始」,常常會有個盲點:如果有個錯誤的開始,難道除了捶心肝悔恨外,就沒其他辦法了嗎?

東萊先生說,還是應該想想有沒有補救的方法,「見其無始而絕之,君子之正也;見其無始尚欲扶持之者,君子之恕也。」。就像父母看到子女觸法,只要不是不可救,父母的心怎會馬上放棄呢?趕著救援、想要讓刑罰變輕,這也絕對是父母值得做的事。君子也是一樣,君子看待天下,就如同父母看待子女,「雖見其已失於始,苟未至於事窮理絕,亦豈惜一舉手之力乎?
(刑事辯護律師也是如此啊!)

這裡是用晉惠公與秦穆公爭鬥的例子。

西元前651年,里克殺了驪姬後,派人到梁國迎接夷吾。夷吾疑心病重,怕有生命危險,因此賄賂秦國請求幫助,說會把晉國河西的土地送給秦國。秦穆公派軍護送夷吾回國即位,就是晉惠公。晉惠公即位後,翻臉不認諾言。前647年,晉國發生饑荒,晉惠公向秦穆公求糧,秦穆公答應了。翌年,換秦國發生饑荒了,晉惠公堅持不肯賣糧食給秦國。

晉國大夫慶鄭勸惠公,話說得很重「背施,無親;幸災,不仁;貪愛,不祥;怒鄰,不義。四德皆失,何以守國?」「棄信背鄰,患孰卹之?無信,患作;失援,必斃。」(「幸災樂禍」的成語出於此)

另一位大夫虢射則幫秦穆公說話,「皮之不存,毛將安傅?」這句成語就出於此,認為先前已經背約不送土地了,現在也不存在友好關係,而且「無損於怨,而後於寇,不如勿與。」

晉惠公錯誤的決策,引來了第二年的戰爭。秦穆公實在太氣了,攻打晉國,兩國在韓交戰,晉軍敗退,秦穆公俘獲了晉惠公。

東萊先生認為晉惠公一開使用甘言重賂誘秦,就做錯了,即位後反悔背信也很糟,你以為秦穆公會忘記嗎?晉國發生飢荒,秦國送糧來,當然不是安著好心眼,秦國是要「積我之厚,形彼之薄」,從而激怒並利用晉國的民眾,這時候晉國的災禍更大了。

天佑晉國,這時候換秦國飢荒了,這根本是上天賜給晉國化解怨恨的好機會啊。可惜虢射是個豬頭,只知道「輸糧不見得能減少對方的怨恨」,但卻不知道「不輸糧一定會增加對方的怨恨」。慶鄭的勸諫義正辭嚴,但是脾氣暴躁,堂堂正正的一番話,晉惠公根本聽不進去,東萊先生認為慶鄭救國的心意正確,但是方法不對。

依照呂祖謙先生的建議,可以用下列的說法來勸晉惠公:
1.我國長期得罪秦國,一直擔憂沒機會化解,今天有如此好的機會。
2.秦國求糧,我們趕快答應,秦國應該會看到今日的恩惠,而忘記以往的怨恨。
3.就算怨恨不能完全化解,總可以讓對方消消氣,就算以後兵刃相見,致死之心也不會那麼堅定。


東萊先生講述君子之道,多從正心誠意出發,有些事不好明說。

從晉惠公成長的經歷及言行來看,他有強烈的不安全感,所以疑神疑鬼,對自己的屬下與鄰國,都不太信任,這樣的人,你跟他說什麼信義、王道、慈愛,他聽不進去的。如果這時用權術、效益包裝一下,把真正的「利害關係」搞清楚,讓他知道「德」與「怨」的區別,不就反映在我們的「生存」與「利益」嗎?甚至剖析秦國先前送糧的居心,晉國今天大可審度時勢,不吝效法。

也許,晉惠公那段腥風血雨、死裏逃生的成長經歷,對他的負面影響太大了,不但限制了他的眼界,也因而侷限了他的決策圈。

多閒話兩句,慶鄭個性直爽,但「向上管理」能力很差,一個鐵錚錚的漢子,在秦晉作戰時又對惠公的錯誤決策翻臉,拒絕搭救惠公,還對之嗆聲「愎諫違卜,固敗是求,又何逃焉?」。後來被俘的晉惠公回國之際,有人勸慶鄭快逃,慶鄭說:「使國君陷於失敗,失敗了不死卻逃亡,又使國君不能加以刑罰,這就不是為臣下之道。臣下不合臣道,又能逃到哪去?」,晉惠公回國後立即誅殺慶鄭。

本篇發表於 06.閱讀及電影心得, 10.東萊博議讀書心得 並標籤為 , , , , 。將永久鏈結加入書籤。

發表迴響

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:

WordPress.com Logo

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.com 帳號。 登出 / 變更 )

Twitter picture

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。 登出 / 變更 )

Facebook照片

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。 登出 / 變更 )

Google+ photo

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+ 帳號。 登出 / 變更 )

連結到 %s